2021年母婴搬迁/尿布1元,减少消费多久?

发布时间:2021-02-23 20:11:30

来源:北都经济网

资料来源:中间儿童观察。

一勺中国儿童媒体记者

一般收入下降20%至30%,商店利润主要来自伊利和飞河等大粉丝。当媒体研究小组访问全国区域市场时,80%以上的母子频道都面临着类似的商业状况:疫情严重,商店客流量急剧下降,以及网上食品捕获,成为商店年收入下降的主要因素;另一个明显的现象是,以大奶粉品牌为代表的渠道品牌在商店里受欢迎,围绕着商店的收入。

消费者只认大品牌,店品牌易卖的现象,也意味着品牌集中度进一步加大,值得注意的是,这一趋势已逐渐从奶粉蔓延到其他类别,如尿布、母婴用品等。

以纸尿裤为例,尿布行业的集中度已经很高,从一线城市到第四、五线市场,从线上电子商务平台到离线妇幼商店、商务超市等,死板的尿布市场占有率很高,百宝(Pampers)、华旺(华王)、好奇等进口品牌随处可见,品牌实力雄厚,物流供应链保护,使消费者指定购买率非常高。

在洗涤护理用品和其他母婴产品中,品牌集中度的趋势也是显而易见的。例如,在母婴店,许多渠道商家在系统中进行了大幅度品牌和类别的削减,首当其冲的是首当其冲的非刚性需求供应,品牌薄弱的中小企业品牌率先被淘汰,母婴渠道的变化传递给市场,这些中小品牌无法逃脱被大品牌吞没的命运。

在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的情况下,不乏顽强生命力的小品牌在角落里。在尿布市场上,大品牌不过是潘珀斯、王华、好奇等进口品牌,而在中国庞大的市场上,无数国产尿布品牌在不同层次的市场中生存,或者活跃于乡镇和其他正在衰落的母子商店市场,在区域市场上是可以被高度识别的。或者在网上蓬勃发展,比如微信商业、社区,在网络中具有成本效益优势。

小品牌杂乱无章,生命力顽强,行业门槛低,吸引了大量淘金者。这一现象在2020年疫情蔓延时尤为明显,品牌和新生的快速消亡几乎同时发生。小品牌和杂品牌的生存逻辑与疫情后消费趋势的划分密切相关。

自疫情爆发以来,消费降级的影响已延伸到母婴领域,从奶粉、尿布到洗衣产品价格跳水已成为常态,中国奶粉、尿布价格上涨的优势1元消费市场,这些都清楚地证明了消费者消费的下降,这也是廉价贫穷杂货和小品牌生存的空间。

同时,母婴消费市场并不缺乏高端、高质量的消费,在疫情压力下的降级趋势下,消费实力不断增强,消费品味也不乏高端消费者,对于婴儿的整体消费而言,从奶粉到尿布、洗涤产品等高质量的依附性并没有改变。

母子市场呈现出复杂的一面,品牌的集中与破碎同时进行,在消费下降的浪潮下,高端与低端消费并行不悖,同时也显示出尿布、洗涤、护理用品的多面性,这可能是市场的真实状况。